澈酮Timothy_

【混合同人/逆转裁判XAIR】青空/Chapter1~2

·BE预定没肉没料

·内含作者本身就逻辑糟糕的文笔再加小学生一样的叙述再加混乱的信息量巨大剧情

·双方年龄差:23岁的成步堂+17岁御剑

·虽然说是CROSSOVER但剧情既不是逆转也不是AIR

·很可能会看到“御剑上辈子是只折翼的天使”这种瞎眼的剧情

主线成御

可能会按照剧情需要有一些冥御和成宵的亲情向

毕竟同框出现也不一定就是CP关系也请注意

架空世界

千寻一开始不是成步堂老师且没领便当

无DL6事件

这篇除了御剑和成步堂谁都没死

 

 

  1. 微风

 

成步堂龙一23岁的夏天,注定不同寻常。

 

读了自己满腔热血的律师专业之后,一踏出校门便被现实给了沉重的一击,花光最后的积蓄,搭长途车来到父母介绍来可能有工作的小镇,不仅身无分文还腹中空空。从车站下了车之后,他又背着并不轻松的书包沿着悠长的公路继续向前走着。成步堂无心在这个小镇停留太久。

自从进入七月份之后的夏日的风本应该是酷热憋闷的,却有带着淡淡海水味道的凉风拂过面庞。小镇有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和如倾泻雪片的云,海鸟尖叫着穿过流动的云海,溅起一片青色的痕迹,鸟的影子划到海天交接之处的一隅,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夕阳垂暮的地方。已经将一片的湛蓝晕染开的橙红色,在海的那一边包裹着夕日闪烁的金色光芒。

 

「啊……沿海城市吗。」

 

对于这一点,不喜欢也不讨厌,虽然面对于此不禁心生赞叹,还是无心享受美景啊。

想到这里,就不得不先挣钱了。

距离小镇的路途还有很远。成步堂叹了一口气,坐在路边把书包放下,从里面拿出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着都很丑很奇怪的刺猬。刺猬的毛是蓝色的,尖尖的嘴巴旁满是脏兮兮的尘土,和普通的刺猬长得不一样,它有长到过分的手——或者我们该把那称为是脚趾。这只刺猬如果不是把丑陋的四肢藏起来,估计根本就没人会认为它是刺猬。

「……靠不靠谱啊。」

 

这是成步堂,从小就从家族那里继承到的秘技。

刺猬动了起来,使出了凌空一指。

 

「異議あり!」

  他轻声地给刺猬配上声音。玩偶因为他的精神不集中而变得动作颤巍,终于摔倒了下来,仰面倒在地上,令成步堂哑然失笑。

 

  「我说,我就不能有个更好的人偶来表演特技吗…」

  这时,他意识到自己太过于希望学成技巧之后离开这个小镇,甚至盼着魔法之下的人偶能够替他说出那句一直想在法庭上说的话,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工作,最终也能有自己的事务所,不用被现实的重锤打击得昏昏沉沉。成步堂叹了口气,刺猬也委屈地趴了下来,长长的手脚还露在蓝色刺的外面。

 

这么想着,一队可能是结束春游的小学生从这条公路上走过,叽叽喳喳的伴着蝉鸣快把成步堂的脑袋炸开了。

「这么丑的人偶是谁的啊!」

「呜哇,怪物——!」

「是豪猪吗?」

这样的声音,在孩子堆里炸开了。接下来,十几双小眼睛都聚集在了成步堂满头是汗的窘迫身影上,但这并没有让他们对刺猬和它的主人感到尊重,反而让成步堂淹没在了孩子特有的嘲笑声中『刺猬一样的主人拿着个更丑的刺猬』『大哥哥你晚上睡觉是只能侧着睡的吧好可怜』『不对啦那不是刺猬就是豪猪老师好像讲过』『不是的哟川上同学刺猬和豪猪都没有这么长的腿吧所以是怪物啦』……

最后为首的一个孩子踢飞了脏兮兮的小刺猬,孩子们在哄笑之中离开了。

 

「等,等下别乱来啊!……」

 

  不能和幼童置气。成步堂泄气地看着走远的一众孩子,靠着书包盯着被踢飞在公路一旁的布偶愣了很久,最终等到那群孩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才放心再捡回来。

  什么时候在这个小镇的生活才能迎来终结啊…

  「好热……」

  他不禁这样感叹道。继续背起书包,走了下去。

 

 

 

  1. 小镇

 

刺猬头的律师在昏沉之中醒来,投奔绫里老师的第一天就因为没赶到时间而不得不露宿街头的感觉,妙不可言。尽管就睡在海边,醒来时却完全没有海风拂面的清爽感觉,取而代之的是被灼热刺眼的太阳光晒醒的痛苦感,和被海鸟当作栖息石头用扁平的脚踩醒的挫折感。被迫睁开眼睛时,完全受不了酷暑时节的烈日光辉,下意识地闭起眼睛的时候,又听到海鸟在自己耳边呱呱大叫的声音和扑棱棱挥动翅膀的声音。

 

真是受不了这小镇了……

 

  这个时候,成步堂和改变他一生的人相遇了。

 

  和小镇朴素的气氛丝毫不搭,这个看起来略显贵族气息的青年坐在他身边,个子比他矮了一点,身体清瘦,穿着酒红色的外衣。气质嘛,完美地继承了这个小镇『特别气人』的特质——眼神沉郁,神情别扭,不苟言笑,看起来并没有年龄很大,脸庞中还显现出明显不属于这外貌的一团稚气。

成步堂想可能是自己挡到了青年的视野。

  「抱歉……我挡到你了吗?」

 

「海。」

 

  「什么?」

  成步堂以为自己没听清。

 

  「……想去看海。」

 

  「你在说什么,这里不是清清楚楚就能看见远方的海的吗……」

 

  「我说的是,」青年皱起眉头很认真地目视着远处的海,「能够真正的触碰到海水,和『朋友』一起……静静地看着海浪从涨潮到退潮,从早晨一直到傍晚,最后和朋友说着『再见』的看海。」

 

  这孩子事儿可真多……成步堂从心眼里发誓自己可受够了海了。

  「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难道你没有朋友?」

  「没有。」

  虽然说成步堂不至于因为头发和奇怪的穿着打扮品味被人群孤立,但他也能深深地明白小孩子朝三暮四地寻求玩伴后被冷落的寂寞感,这使他产生了一种共鸣。有那么一刻,成步堂觉得这个红衣服的青年是那么熟悉,甚至产生了似乎一开口交谈就已经相知了一生的错觉,可他却连青年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我叫成步堂龙一,你呢?」

 

  「御剑怜侍。」

  他轻描淡写地回答道,然后对话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个反应似乎比成步堂预期之中的要差劲很多。

 

「……呃、」

成步堂放弃了继续跟御剑怜侍交谈的念头,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还要继续再说下去什么。御剑看他不再说话,于是站立起身,独自站在路边的石道旁,路下是堤坝,远方就是青年目光之中一直憧憬的无边深海。目光掠过碧空尽处天光流泻的地方。

 

「不过我现在已经放弃了。两个人去海边的想法。」

 

「嗯,哈。为什么忽然这么想呢。」

对话有一句没一句地进行着,这样的对话在夏天进行着感觉更加无聊了,成步堂想。

 

「……两个人一起那种事,根本就不可能。」

这孩子是不是还没脱离高中生对社会和家庭的关系迷茫的阶段啊…不过再有个三两年就好了。成步堂敷衍地点了点头。

 

「……说了太多话了,我要走了。」

看成步堂对自己的话并没有任何反应,御剑感到了尴尬,故作高姿态地转过脸,走下了楼梯。这段谈话早在很久以前就该结束了。成步堂想道,稍微起身,把一直枕着的书包直立起来,准备立刻就前去绫里律师事务所。不过,御剑比他早一步从楼梯上下去了,似乎是不习惯被人从上方盯着,御剑加快了脚步。

 

紧接着,成步堂在楼梯的第一阶上看着御剑砰地一声平地摔倒在地上。

 

这家伙行不行啊……

「……哇,别走太急啊,你没事吧——!」

可能是因为鞋子的款式问题鞋底不防滑吧,更大的可能是这家伙本身就是个平衡力超差的笨蛋。成步堂加快了走下楼梯的速度,走到御剑身旁伸出手扶起他。御剑从地上爬起来,满脸尘灰地回头,眼神正好与成步堂无奈的目光相对。

「给……给我忘掉……!」

  御剑咬着牙,憋了半天才别扭地说出来这句话。

为什么要冲我发火啊这莫名其妙的家伙……!

 


评论
热度(3)

关于我

我应该当一个工艺美术师的,写什么屁小说!——汪曾祺
© 澈酮Timothy_ | Powered by LOFTER